有一种暴力,叫适可而止

2019-12-04 作者:忍者小英雄   |   浏览(142)

同样是一部带有暴力性质的作品,《火影》充满着武力角逐。而宇智波斑,宇智波鼬,志村团藏等这些反派,却让人难以评判。

票房的节节突破,10亿、30亿、50亿或更多,证明着《战狼2》,无论在主角搭配、营销策略、效果制作上都是成功商业片的典范!

有一种暴力,叫适可而止。比如志村团藏,作为一个黑暗中村子的守护者,为了整个村子的稳定,在火影的默许下,用铁腕肃清宇智波一族,平息反叛的苗头,并选择自己一人默默背负着仇恨与屈辱。因此,这样一个难以评论好坏的人物,当被佐助ko时,并不只是一种快意,心底还会生出一种悲悯,一种更深的同情——世界除了立场不同,难有绝对的对错!

有一种暴力,叫适可而止。《战狼2》的成功与否,是一个无关痛痒的争议。只是电影中的暴力文化倾向,对于社会而言,应该适可而止,保持克制!

有一种暴力,叫适可而止。一部小说,总是扁平的人物,非善即恶,难说是一部贴近现实的好作品,甚至会误导童稚心灵过于理想化的世界观。

弱肉强食,是一种天性,原始人性中的力量崇拜,在秩序社会下依然保持着惯性存在。所以,社会允许暴力文化的合法存在——拳击、赛车、斗牛、暴力电影等,来释放人性之中的力量情结。

刚正之人也会私心自用;果敢之人也有卑怯之时。狭小之肠也可快意恩仇;琐屑之徒也能豪情满肠。正是,两元的对立,人性在情节的冲突中才显得真实,力量的展现在情感中才会得以升华。

但看完后,相比心目中吴导的应有之作,还是略为失望。

蒋勋先生说:“暴力的形式会伪装成另一种情感,唯有认识到这一点,暴力美学才有可能触碰到更根本的问题。”

从开场与海盗现象级的水下打斗;到遇到强拆下的愤然出手,似是讽喻,但方式上还是以暴止暴;再到之后,主角开启了超长待机,在光环之下,持续开挂,以意料之中的剧情用子弹反杀反派boss。

也许,是电影时间的长度不够让人物更加饱满;也许,各方的制作如主角最后之战,已是竭尽全力!

暴力与情感的融合,越是包含着不止于人性善、恶的多元,才越能感人之怀。

而《战狼2》中,不论反叛武装或是雇佣军,似乎都可以看做一个暴力的符号,反派就像小说里没有人性、没有感情的扁平人物,作为一个战争机器,让整部电影,只是呈现一个“动物世界”版厮杀的“战狼”。

而暴力文化又能带给我们什么?仅仅是一种荷尔蒙的释放?抑或情绪上的快感?

所以,一部好的“暴力”作品,是一种暴力美学,她应该带给人更多关乎人本性的思考。

但相信且必然,吴京先生的加冕之作!不止于这样的一部作品。

比如宇智波斑,力量可怖,梦想更可怖!既然忍者世界如此战乱,那就创造一个无限幻境,让大家生活其中,永葆和平!这个理想的狂徒从此踏上自己的不归之路······而他所追逐的世界观,留给人哲学的深思。

风萧的易水天寒,乌江的风起云扬,小到渺茫的个人之死,大至纳粹的命如蝼蚁。暴力的动机决定了行为与价值的向背,残暴的行为,有着人性价值的抉择在里面,力量的角逐才会显得悲壮、崇高。

所以,对于观影观,《战狼2》除了爱国情怀的植入外,给人一种充满着“动物世界”的暴力搏斗。

人与困兽之斗,力量之美与残暴之行的区别,就体现在人性一念之间的情感而非情绪的动机上——比如那个u型锁爱国少年。

比如宇智波鼬,双面间谍,处境尴尬,为了村庄稳定,用一种复杂、纠结、而又漠然决绝之心,屠戮自己族人;用一种隐忍的方式,守护兄弟之情。

一部电影,只是炫目的打斗,却没有一个合乎情理、人性的暴力动机,只剩主角光环,难给人以深思和启发。

总体上,整部电影,打斗场景显得喧宾夺主。谈暴力的美感似乎不足,论打斗的血腥又过于贬谪。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忍者小英雄,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一种暴力,叫适可而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