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神的死战

2019-11-13 作者:忍者小英雄   |   浏览(159)

深秋,寒意渐浓。森林中落叶缤纷,枯草遍地,死气沉沉。鼬面无表情地望着远处的天空。乌云快速地飘向鼬头顶的天空,几滴雨水落在干枯的叶子上发出来“啪嗒啪嗒”的声响。雨水渐大,鼬没有躲雨的意思。雨滴落入鼬的眼中,三勾玉旋转,万花筒写轮眼开启。

鼬神的死战。“宇智波家族的顶级天才,8岁便拥有了写轮眼,真是让人羡慕嫉妒啊。”远处的林中走出一位带着面具的忍者。

“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恨意造就了你这位天才?”

鼬神的死战。来者气势逼人,身份不明,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鼬神的死战。“你灭族的那一夜夜很静,静的可怕。那一夜我妹妹的血很红,红的可怕。我到现在也不能忘记那种颜色。”来者拿掉了面具,“很感谢,是你让我也拥有了写轮眼。”

鼬眉头微皱,镇定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还会有宇智波家族的人活着?

“在家族与木叶的政治斗争中家族总是受压制,族人不甘心便商议在你父亲的带领下叛变木叶。而13岁的你作为家族间谍,却接受了木叶上层的任务——灭族。不论男女,不论老幼,皆被你残忍杀害。你为什么要背叛家族?”

来者话毕,未等鼬搭话,鼬四周的景物变成了碎片纷纷飘入空中,快速的在空中消失。来者从地面飞到了半空中。

鼬神的死战。“月读?什么时候?”

“在月读的世界里,空间、时间、质量,全部由我来支配。这句话你曾经对旗木卡卡西说过,现在用在你身上,一样合适吧?”来者面目狰狞,怨恨之力充斥全身。

鼬被钉在一个十字架上。来者拿出一把短剑,轻轻的刺入鼬的左臂,轻声在鼬身边说:“给你个解释的机会。”

“太过优秀也未必就是好事,实力超群便会被孤立。我丝毫不以我的忍术天分而自豪。第三次忍界大战时我四岁。也就是那一年,我见识到战争就是地狱,除了流血还是流血。从那时起,我便开始痛恨发动战争的人。当我知道家族要叛乱木叶时,我很害怕。我怕世界再一次进入战乱,在家族与忍界和平之间我选择忍界和平,放弃家族。”

“完美的解释,毫无疑问,你是个英雄。你用你自己的生命,族人的生命来维护忍者世界的和平。你是不是觉得战争会随着宇智波一族的消失而消失?我很疑惑你到底是天才还是蠢货?”来者又在鼬的右臂刺入一把短剑,“忍者之所以是忍者,就是因为经常要被迫作出残酷的抉择。为了执行任务,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为了贯彻你的忍道而去灭族,这就是你的选择。如果当时你杀了佐助,我也许就相信你是做出了残酷的选择。当我回想起你杀我妹妹时的冷酷,就会想到人类杀鸡时的样子。你从来就没有把我们当族人,只是把我们当做会动的鸡。你只是一个恶魔而已。我的妹妹和你的弟弟年龄一样,都是那么可爱的小孩子。你杀她的时候有没有丝毫犹豫?没有!”

来者愤怒的把短剑扎到鼬的头上。十字架上的鼬变成一只只乌鸦飞向四周。猛然间,来者醒了过来。

“天照......”鼬低呵一声把来者引燃。

来者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不一会儿便成了一堆碳状物。

“那些对自己同伴刀剑相向的人都会死的很惨……我们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直到我们死前的那一刻,当死亡降临的时候你就会了解真正的你,这就是死亡的意义,你不这么觉得吗?”来者从一棵树上跳了下来,慢慢走向鼬。

鼬看着使用了替身术的来者说:“我做事无愧于心。”

“每个人都依靠自己的知识和认识,却又被之所束缚,还将这些称之为现实。但知识和认识是非常暧昧的东西,那个现实也许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人们都是活在自我意识之中的,你是这样认为么?”来者很不在意的看着鼬,“你是木叶的宇智波鼬。你选择了木叶,选择了你所谓的世界和平。然后就用你强大的力量杀害了我的族人。哈哈哈,可笑可笑。那我现在要为了我所谓的世界和平而杀了你这个地狱恶魔......”

话未毕,来者释放了他的须佐能乎,一个紫色的战士。

紫色战士挥出巨拳,鼬也使用了须佐能乎,八尺镜承受了巨拳之力。四周树木被毁,沙尘四起。鼬被打退了一步,右脚深深的陷入地面之中。

“我曾经很弱,不能保护族人。我为什么会那么弱呢?因为我的憎恨......还不够深。现在请你帮我看看我的憎恨够不够深。”

在来者强力的攻击下,鼬所有的忍术皆被破解,鼬节节败退。在两者激烈的打斗中,四周之物皆被摧毁。原本的森林变成了沙漠,天空中的雨却越来越大。

战斗持续了很久,鼬被来者打的吐了一大口血,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来者却受伤很轻。

“你的万花筒写轮眼还能看多远?”紫色巨人缓缓地举起了十拳剑,来者冷酷的看着鼬。

鼬没有答话。

“用十拳剑封印你也算是对你的尊重了,希望你来世别再做背叛者了。叛徒最可耻......”

“噗嗤”一声,鼬的短剑刺穿了来者的身体。一只乌鸦站在鼬的右肩,用唯一的万花筒写轮眼看着来者。

来者痛苦的说:“这是...谁的...眼...睛?”

鼬贴耳对来者说:“这是止水交给我的忍道。”

来者倒在了遍地落叶上。雨“啪嗒啪嗒”的下着,鼬抬头望向空中,乌云刚刚飘过鼬头顶的天空。

“哇”,鼬痛苦的捂着胸口吐了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诅咒......”

半个时辰后,鼬回到了基地。“生病了?用不用我给你配点药啊?”大蛇丸好心的向鼬询问。

自此,鼬便得了不治之症——某个诅咒。

注:纯属脑补,火影迷不要打我。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忍者小英雄,转载请注明出处:鼬神的死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