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

2019-11-04 作者:忍者小英雄   |   浏览(117)

女孩走后的小屋,不知燃起蜡烛,喜子走了进来,坐在窗边。“今天又接了个案?不要想啦,你这脑袋,迟早有一天要爆炸,对于你的客人们,你尽力了不就好了,何必那么在意呢?他们只是找你做了一个个案,又不代表他们往后的人生好坏都是由你决定的,你不是说过吗,不可给自己过于大的心理标签。”

【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不知靠在门侧,昂着头,望着喜子,“咱两是怎么认识的?”

【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怎么突然问这个,好久了 我都快忘了。”

【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今天那姑娘,跟咱俩一样。”

喜子没有再说话,望着窗外的霓虹,喝着水,喝完了,她说:“今晚我跟你睡,快去给朕倒水,朕要泡脚。”

【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两个姑娘躺在床上敷着面膜,哼哼唧唧的说话。

“你这幅样子要是叫你那些客人看见了,你说他们还敢找你做个案吗?有你这样的女神吗,敷面膜还在喝饮料啊!”

“其实我最初的时候也是很怕,因为我总觉得我需要给他们力量,如果我自己内在就没有力量的话,我怎么能帮到他们呢,如果我状态不好,万一还害了他们怎么办,倒是你,一直都是女神范。”

【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其实我,不想这样子了,可是我必须赚钱,必须让自己看起来很好,即便我一点都不开心,我也要看起来很好。”

“你真的挺厉害的,真的,我感觉你的心很强大,今年我也是逐渐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开始逐渐看淡。任何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人生,我不过是一个过客,最多是一个转折的导火线,我所需要做好的,也就是这个导火线的工作,对吧?”

“说的对!爱妃最近悟性又有提高啊,看来朕得好好宠幸你啦,还有三分钟,一会儿朕帮你洗脸哈!”

不知笑闹着,心里却萦绕着那些过往,即便知道过往就是过往,不必抗拒,不需逃避,但是一旦泛滥起来,最终还是得痛苦收场,而喜子却往往能潇洒的走过一切,维持自己的原来模样。

那些过往,总是在后来生活的不经意间就泛滥起来。

不知那时候才只有十八岁,喜子同年,那是一场大人之间的车祸,说不出哪一家是过错方,说不出谁该负罪,谁该赔偿。不知的妈妈重伤,喜子的妈妈故亡,两个家庭的覆辙,两个孩子却开始了一场难以想象的友谊。

不知还记得自己听说消息赶到医院时候看到的景象。手术室里两个人在抢救,自己的爸爸去办手续去了,对方的爸爸在门口失了魂,那个女孩却抱着男人的头,脸上是咬牙的冷静。后来不知的妈妈经过六个多月的治疗出院了,终身走路障碍,但是生活不成问题,她的家终于还是完好的。但是她记得,那个女孩的脸。在医生宣布她妈妈死亡的时候,她的父亲瘫倒在地,而她站在那里,眨了眨眼睛,咬着牙,面无表情。

那是一场交通事故,双方都有错,也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以伤亡结了案。

大一的时候,不知再次遇见那个女孩,显然对方也认出她,两人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最终,女孩走过来,伸手:“你好,我是何安喜”。

不知慌忙伸出手,“我是林风,嗯,我,你可以叫我不知,是我的,嗯,我的笔名。”

“笔名?你是作家吗?”

“不是,不是,我就是,喜欢写东西,就是,好玩的。”

“你不用这样生涩的对我笑,也不用紧张。你可以叫我喜子,他们的事情是意外,谁也不想,我们好像是一个班的,也许会是朋友,也许是普通同学,但是我希望,不要是敌人。”

“好,好,嗯,好。”不知仍旧生涩的笑,她实在不知道此刻应该怎么做才好,她很怕这个女孩,仿佛是自己占了她该有的那份幸福,在她面前自己永远是罪人。

七年了吧,七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七年呢,已经过去七年了,她怎么也没有想过会有一个这样的好朋友,这样子的朋友!

早晨天亮的时候,两人一起在客厅前做瑜伽,阳光洒在他们身上,舒缓的音乐里,喜子微微的笑,很美,一如她第一次去不知家吃饭的样子。

那时候,两人刚刚成为朋友,没有了妈妈的喜子,逐渐成为一个女汉子,但是不知能感觉到,她其实还是一个温柔的可爱的女孩子。不知没有告诉爸妈,喜子就是那个女孩,她只是说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不是因为怕父母不能接受这个女孩,而是她希望减少关系的复杂性。

晚餐是爸爸做的,因为妈妈行动不便,只能做简单的事情,喜子几乎吃掉了两人份,饭后开开心心的靠在椅背上摸着肚子,“叔叔你做饭太好吃了,天呐,我一定会长胖的!”。喜子这样的热情感染了这个许久不曾有笑声的家庭,不知看到爸妈露出久违的笑,心里也很快乐。

那天晚上不知临睡前上厕所的时候,正好碰见出来倒水喝的爸爸,爸爸对她说:“自从妈妈出事,你很久没有开心过了,这个喜子是个好姑娘,你可以多跟她在一起玩,爸妈只希望你过得开心。”

“嗯,我挺好的,你们也要开心的生活。”

爸爸摸摸她的头发,温柔的说:“放心,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学校呢!”。

不知回到卧室的时候,喜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不知忍者笑将这一幕拍了下来。这张照片开始是她的来电头像,后来微信普及,又变成了她的聊天背景图,一直一直都在。

渐渐的出了不少汗,婴儿式放松过后,她们一起洗澡,水雾氤氲里,不知突然很想抱抱喜子,她刚张开手,便被喜子识破,“你不会想这样抱我吧?”。喜子露出夸张的嫌弃的表情,“拜托,我的取向可是正常的,你这个色狼!”。浴室里嬉嬉闹闹的女孩的声音,仿佛是在告诉这世界,你纵然以痛吻我,我仍能,活得像一首歌。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忍者小英雄,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连载塔罗师3】不知和喜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