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本忍者后记——鸣人篇

2019-10-25 作者:忍者小英雄   |   浏览(116)

各位读者朋友们,你们好。

我是岸本,感谢大家一如既往对《火影忍者》的支持和喜爱。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讲现实中他们的故事。

鸣人

彼时我住在一个有些老旧的小区,日子不快不慢,生活不好不坏。鸣人负责送附近几条街的报纸。

岸本忍者后记——鸣人篇。说实话,我确实不是一个勤快的人,被催稿的时候除外,但还是保留着年少时早起跑步的习惯。我每日出门跑步的时候,这个满脸朝气的少年人已经拿着所剩不多的报纸在街道上穿梭了。

大街上每天早上固定做一件事的人实在太多,我好像并没有特别注意他的理由。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如果不是每天我跨进早餐店大门的时候,鸣人都刚巧不巧地在路边冲着对面超市的老板大喊一声“大叔,报纸来啦!”如果不是每天我在窗边享受早餐的时候,鸣人都挂着比冬天阳光照在玻璃上还明晃晃的笑容和超市老板大声讲着长篇大论的闲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绝不会注意到他。

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我们的交集也仅仅是鸣人在门外聊天,我在门内恰巧不可避免地听到而已了。

十二月,超市老板邀请我去家里参加生日聚会,同在的不到十个人,意料之中地,我见到了鸣人。

于是,二十分钟之内,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就读的大学,他学习的专业,他的家乡,他暗恋的隔壁班女孩……还有,他和超市老板是八竿子才能打着的远房亲戚,他居然还比那位大一辈。

他实在是一个热爱聊天又很有趣的人,前面一点我确实早已经领教过了。他长得不算英俊却也讨喜,讲起话来神采飞扬,眸子里闪动着动人的光芒。

那是年轻的光亮吧,我晃着手里的酒杯这样想到,虽然自己还没有三十岁,但总是有一种老了的错觉呢。

三天后的傍晚,我经过公园的门口,一道橘色的影子猝不及防地从身前掠了过去。两秒钟以后,我听见了鸣人一贯明亮的此时一并带着剧烈喘息的声音“你站住,别跑!”

岸本忍者后记——鸣人篇。热闹一定要看新鲜的,我秉持着一贯的宗旨,毫不吝惜地贡献出了自己追随的目光。

鸣人已经和长椅上的窃贼整整对峙五分钟了,我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肇事者咬着一个小包裹,朝着对面的少年瞪圆了眼睛。鸣人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提了步子,节奏缓慢地凑了过去……

然后,莽撞的少年郎“嗷”地一声跳了起来,那只皮包骨头的橘色猫咪异常迅速地溜掉了,在狠狠给了鸣人一爪子之后。

走出医院,夜色已经笼罩了下来。

鸣人摸了摸脸上的纱布,对我说道:“本来给它也没关系的,只是那是我第一次做的蛋糕。”

他又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咧嘴笑了“其实啊,我自己都没有试吃,还要委屈这个家伙替大叔试毒啦!”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浑身上下都写着“不怎么靠谱”这五个字的人,又在脑海里艰难地从这个家伙乱七八糟密密麻麻的琐事过滤出了他的专业。好像,和烘焙没什么关系吧?

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我严肃认真地判断出并且肯定了“试毒”这两个字应当具有的高度正确性。

……

灵感一定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之一,当你需要它的时候,连个影子都见不着。

这条教训真该好好记下来啊,我这样想着,干脆地喝掉了第八杯速溶咖啡,揉掉满桌子的废纸,拿起外衣,跨出了家门。

岸本忍者后记——鸣人篇。天边尚且还余着太阳的大半张脸庞,街边的铺子里传来饭菜的家常香味,我不禁放慢了步子,恍然想起似乎还没有解决自己的晚饭。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叫住了我。

我转过头去,鸣人正站在超市的门口朝我挥手。

“嘿,我正要找你呢,谢谢当时你替我垫了医药费,我请你吃饭,现在还早,可别说你吃过晚饭了啊。”他走过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看着他有些单薄的外套,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啊,真是不巧,鸣人,我确实是……”我的话被一阵“咕咕”声打断了。

鸣人笑了起来“啊,啊,我就知道你也饿了是吧!”

我把卡在喉咙里的“吃过饭了”这几个字咽了回去。那么,究竟是“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感谢”什么的好一些,还是“我有事,下次再约好一些”呢。我犹豫着,一抬头却看到了鸣人的眼神。

那里饱含着一种情绪,名为“期待”的浓烈的情绪。

原来是这样的吗,我略微思索了一下,改了口道:“我不太喜欢在外面吃晚饭,不如这样,到我家去吧。我家里有食材,你去买酒,我们不醉不归,怎么样?”

“真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他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仿佛受宠若惊一般地开心。我看着他,也微笑了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我收获了今天的第二条教训:

千万不要在没有灵感的时候出门逃避,因为,你很能会在匆忙之下忘掉一些东西,比如,家门的钥匙。

我和鸣人正提着啤酒和小食,站在我家门外。在从外套口袋翻到裤子口袋,又从裤子口袋翻到衬衫口袋之后,我终于不得不承认了确实没带钥匙的事实。

鸣人伸了手去地毯下摸索,“备用钥匙什么的,不是一般都放在地毯下面的吗?”

谁告诉你备用钥匙要放在地毯下面的啊,不对,等等,备用钥匙?

我意识到自己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或者说,一个大活人。前些天表弟来这里办事,在我家借住,今天早上出门时他说可能很晚回来,我就翻出备用钥匙给了他。

我拨了电话,表弟回我,还有两个小时到家。

阳光正从楼道里的窗户投射进来,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干杯。”最后,我们对坐在这栋楼的天台上,碰撞了手中的啤酒罐子。

那一天,阳光大约很暖,花生大约很好吃,星星大约也很亮。为什么是大约呢,因为我喝得太多,只留下了模糊的印象。

只记得我们喝了许多许多的酒,说了许多许多的话。大部分我已经忘记了,但是有一些话,却深刻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鸣人说,他的父母在他满月那一天出了意外去世了,是爷爷拉扯着他长大。村里的孩子欺他无父无母,笑他成绩不好,骂他是克父克母的煞星。

“那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和我玩,我想着,是不是自己与众不同一点,就能得到别人更多的关注呢?我努力地想得到别人的认同,甚至去做一些傻事,但他们只会在哄笑之后一走了之。”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被欺负了会跑回家里哭,爷爷就抱着我安慰我。直到有一次,我半夜起来上厕所,看见爷爷在对着月光流眼泪,我就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哭了。”

“家里的房子年久失修,一下大雨屋里就四处漏水,爷爷搂着我躺在不漏水的那一小块地方。我听着雨打锅碗瓢盆的声音,就想啊,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要给爷爷盖一所世界上最漂亮的最好的大房子,让爷爷过上好日子,让爷爷天天开心……”

“后来,我离开家去念大学,建筑专业,我以为终于快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可是,爷爷,他走了,他永远离开我了,再也不会回来了……”鸣人嚎啕大哭起来。

我拍拍他的肩膀,打算安慰他些什么,话却梗在了喉咙里,不知怎么开口。

他抬起袖子抹了抹眼泪,“爷爷走了以后,我想,爷爷他那么好,可是只有我一个人会一直记得他,等我死了以后,这世界上就没人记得他了。于是,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我有了新的梦想。”

“我要建一座全日本都知道的建筑,用我爷爷的名字命名,这样,他就会被许许多多的人一直记着了。”

“虽然我不聪明,成绩不好,但是我会努力,只要我努力,我就在一直向着我的梦想靠近,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他的眼睛里现出灼灼的光华来,耀眼极了。

“你的爷爷他,叫什么名字?”

“鸣门。”

“我记住了,你一定,会成功的!”我重重地咬了后几个字眼,朝他举起了啤酒罐,他用力地和我碰了一杯。

嗯?

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声音。难道自己喝醉幻听了?我晃了晃脑袋。

声音从脚下的方向传来,我低头看去,见到一团毛茸茸的不明物体,这个花色,好像在哪里见过……

“鸣人,你脚下是?”

他低头看去,“啊,九九,你来了。”他抬手把那一团抱了起来,我这才看清那是只猫。

猫?橘色带条纹的?我想起来了,“这是公园里那只?”

“是啊,后来嘛,我们就和好了。”

和好?那天你们明明是第一次认识才对吧?

“九九,这个名字你起的?”

“不是说猫有九条尾巴,九条命吗,我希望它能,一直好好地活下去。”他摸了一把猫毛。

“那怎么不叫九条,九尾,偏要叫九九啊?”

“九条,好像也不错啊,是不是,九九?”

正嘎吱嘎吱啃着小鱼干的猫咪抬头看了他一眼,鸣人咧嘴笑了起来。

他脸上的伤还没好,那三道痕迹让他笑起来非常像,像……像什么呢?

啊,对了……

一只狐狸。

图片来自网络

哦呀,吃饭了呢。那就先到这里吧,读者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作者的话:

本故事虚构,与岸本齐史本人及《火影忍者》真实创作背景无关。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忍者小英雄,转载请注明出处:岸本忍者后记——鸣人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