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

2019-10-20 作者:忍者小英雄   |   浏览(131)

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忍者

是夜,微凉,四下静寂。一种莫名的神秘凝结在空气中,看似平静,却隐藏着无限的杀机。

在日本某大名府内,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名,正在书房内兴致勃勃地与幕僚议事,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将至。

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骤然间,灯灭了。一道黑影闪出,出现在房内。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随着黑影的一挥手,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名就倒下了。倒下的时候,眼睛还是睁开的,咽喉之处插着一把利剑,一把明晃晃的利剑。剑插着,却没有一滴血流出,可见黑影对力道的控制是多么的娴熟。

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在一旁的幕僚,见此,吓得失了声,瘫坐地上,害怕黑影也会杀掉他。可是这次他猜错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黑影放过了他,径直消失了。消失了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咆哮着有刺客,抓刺客。

听到喊声,于是府内开始攒动起来,众多的护卫开始出动抓刺客。终于,他们之中有人发现了一个在快速离开的黑影,于是喊人过来,可随着一股白烟的升起,黑影在刹那间就消失了,仿佛不曾来过,可升起的烟幕却是如此的真实,让人不得不相信黑影真的来过。护卫不禁念叨:“肯定是忍者,肯定是忍者,除了是忍者,没有人能做到”。

忍者给人的感觉永远是一袭黑衣,手持忍者刀,使得一手好飞镖,飞檐走壁,无所不能,从事着破坏和暗杀的活动,让人防不胜防。

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忍者

如果你真的以为忍者都是身着黑衣行动,那你就错了。那不过是在电影中为了渲染忍者的神秘而强加的。在真实的历史中,忍者的装束基本都是深蓝色的,因为黑色反而会把他们的身形显得更加突出。深蓝色在黑夜中,因为反光,并没有那么明显。

在平常的白天执行任务时,他们也只是穿着普通服饰,化妆成各式各样的人,比如乞丐,比如商人,隐藏在人群中,并非时时身着黑衣行动。

很多人好奇忍者的隐身术,其实不过是忍者利用引爆的烟幕弹的遮挡,迅速藏匿到事先准备好的地表下的暗道之中,然后找机会离开。发动隐身术,他们也多会选择在地道口发动,那样更方便藏匿。地道,或是他们事先挖好的,或是他们寻找到的。

和樱花、和服一样,忍者是日本的文化标识,但它并非起源于日本,而是起源于我国。它是在唐朝传入日本的,然后日本人不断地把它改进,后来才有了现在电影中呈现的忍者形象。电影中忍者,也不是全都是演绎出来的,大部分是符合历史真实情况的,忍者确实是很厉害。

最初的忍者只是帮助自己的主人刺探情报、收集信息,获得“八耳皇子”美名的圣德太子(遣隋使来华就是圣德太子主导实施的)依靠的便是潜伏在民间收集情报的忍者。

后来忍者慢慢地被引入到战争中进行破坏、暗杀、收集敌方情报等谍战活动。随着执行的任务多起来,忍者出现的次数也就多了,特别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忍者也就慢慢地被人所知晓,不再那么神秘。

忍者对于日本的历史,贡献是巨大的。有多名忍者曾对自己的主君实现了国家的统一和平定叛乱做出了重要贡献,比如被称为“鬼半藏”的服部半藏,他无数次救过德川家康(日本战国三杰之一)的命。没有他,可以说就没有后来的德川家康对日本的统一。

尽管忍者的的作用是巨大,但这也无法改变他们卑微的事实。忍者的出身大多是贫贱的,为主君服务后仍是如此。

火影忍者

在日本,忍者是最低等的下级士卒,跟武士在地位上有着天壤之别,武士是家臣,忍者则是家奴,一臣一奴,地位之高下可以立见。除此,忍者拿到地俸禄也是极低的,他们中除了做出杰出贡献的忍者,绝大部分忍者能拿到的俸禄只是同等级武士的零头。

忍者或许为主君付出了很多,有时甚至是生命,但在武士的眼中,他们仍是低下的,仍是他们最痛恨的,因为武士信奉正大光明地作战,而忍者却总是神出鬼没,偷偷摸摸。若忍者被敌对方的武士活捉,敌对方武士必会将其“活剥皮”,让其生不如死,可见武士对忍者的恨意之深。

可尽管如此,这并没影响到忍者对主君的忠诚。他们会忍常人所不能忍,刻苦学习忍术,比如格斗、伪装、爆破等,就是天文、地理、药草等知识,他们也在努力地学习着。这一切只为更好地完成任务,服务他的主君。

死,在他们的面前,并不可怕。如果是被抓了,为了不暴露主君,他们会选择自杀,自杀时没有丁点的犹豫。或许,他们到死都不为人所知,都是活在黑暗中,都是默默无名,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忠诚的诠释,仿佛他们的生就是为了他们服务的主君。尽管有些时候,他们也会因不走漏风声而被主君残忍地杀害。

由于任务的特殊性和危险性,对忍者的能力要求特别高。多数忍者是从小就开始接受训练,一般是在五岁。他们通过“食、香、药、气、体”五道来完成训练。

食:为了保持身体的灵活性和体力,忍者的饮食是非常讲究的。他们所食用的都必须是低热量、高营养食物。手制豆腐是他们最喜欢的事物,他们还喜欢饮酒,不过基本都是果酒和药酒,以此来消除疲劳和放松心情。

香:日本的香道来源中国,却被日本应用得更广。忍者特别重视香道的学习,他们用香来静心凝神,通过闻香来判断对方身份和其他情况,如经济状况、社会地位等。

药:忍者多是谙熟药理的,一方面是为了能在受伤时能自救,另一方面,他们也会经常化妆成药物的行脚商人执行任务。

气:无论装扮成什么模样,他们都会制造出符合自身身份的气味,因为如果身上的气味和装扮的身份不同,必然会暴露身份,影响任务的完成,所以忍着特别重视学习“气”的知识。

体:“体”即身体。忍者对自己的身体极为重视,他们日夜锻炼,随时应付突发情况。

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是不容易的,除了要学习武艺外,还要学习文艺方面的才能,比如学习插花,学习书法等,可谓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可由于任务的隐秘性,历史对他们的记载特别少。正因为少,他们也显得更加神秘。关于他们的种种,许多至今是谜,无法解开。

随着历史的发展,忍者也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忍者的神话却依然留在许多人的心中,他们的后代出于自豪,如今也在不断宣扬他们的故事,当然更多地是为了招揽顾客,获得经济利益。不管怎样,忍者曾在日本历史真实地存在过,他们的忠诚值得人们尊敬。


我是牧心,感谢您的阅读。

牧心的日语课报名链接:牧心日语训练营第四期报名入口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忍者小英雄,转载请注明出处:忍者:我不是谜,我是人间战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