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里的南门湾

2019-10-15 作者:金沙总站   |   浏览(83)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乡愁里的南门湾。每每提及故乡的南门湾,静的心里便有一种莫名的爱恋。纯净的蓝天白云、碧水金沙,傻傻的爱与乡情,近四十年的时光,记忆不曾老去,却越发少年狂。那些日久弥新的往昔一次次在心底涌动。

乡愁里的南门湾。回家。归乡的脚步早已无法抵挡。正是“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此时照我还”。静独自背上行囊,带上驿动的心,即刻踏上开往故乡的动车。沿途的风景虽惊艳,怎能敌家乡的“十八胜景”。一路如箭般的归心早把静的思绪带回到往日的南门湾。

乡愁里的南门湾。三十几年前,静家住桥仔头,每天往返于城内的顶街学校上学。那时,南门海堤便成了她每天的必经之地。据说这条全长达1204米的海堤建于1962年,由谷文昌书记带领大家克服重重困难,历经两年的时间才建成。

石块垒砌的堤岸整齐坚固,仿若当年钢毅的护城卫士,亦如海岛民兵俨然伫立的身影。正是他们的守护才使铜山人民不受外敌侵犯和自然灾害的破坏,保得了铜山人民的一方安宁。然而,每次夜行于此,看到那一个个突起的石墩,静莫名会想到当年寡妇村的新妇,那个遥望台湾对岸的身影。心想,那比舒婷为爱站成一颗树更坚定不移的心,惟有对爱忠贞不渝,坚守信念才会等待终生。叫人敬佩,又心生怜惜。

岸边是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静有三年多的时间天天走在这条路上,看尽了云卷云舒,波光粼粼,白帆点点,听尽了潮夕欢腾,渔歌唱晚。每当闲暇时光,静便悠悠然沿着堤岸慢行,细听那海浪拍打岩石不时发出欢快的、忧伤的乐音,仿佛在吟唱那一首首东山的歌谣:“早晨起来洗洗盘,也有银杯叠银盘,也有锻裙捏细褶……”

那分明是海岛人用心生活,与大海相亲相敬后共谱的一首首心曲,有酸楚,有欣慰,有悲伤,更有幸福。静常约上几个同学沐浴着阳光,在海湾的沙滩上或追逐嬉戏,或凝神驻足,遥望无际的大海,畅谈理想,憧憬未来。

最让静无法忘怀的是那个星期天的早晨,风和日丽。静独自背着书包,在南门湾的沙滩上闲逛。见一英俊少年,双手交叉于后背,面朝大海,弧形的侧脸可见眼眶棱角分明,眼睛目视前方,高高的鼻梁,挺直的脊背焕发出几分朝气。静悄悄走近才发现,原来少年正朗朗有声在背诵文章: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象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这是勇敢的海燕,在闪电中间,在怒吼的大海上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那饱满的激情,抑扬顿挫的声调让静感动。静驻足聆听,不敢打扰少年的那份认真,默默从身后观察着,注视着。突然,少年回头张望,莞尔一笑,和静点了点头,静的脸簌地红了。原来少年正是校友。后来便相约一起到文公祠上看天池,探访东门屿,游览风动石景区,见过了石僧拜塔、虎崆滴玉等等,朝拜了关帝庙……

如今,韶华已逝,光阴荏苒。少年已长大成熟,如海燕般敢于迎风破浪,有了自己的家和事业。静也在他乡成家立足,安逸生活。只是南门湾的景致却一次次在脑海里出现。

不觉动车已到达终点。静整理行装,快步走出车站,见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在向她招手,呼唤,原来正是当初少年。他接过静的行李,打开车门,待静坐好后启动汽车,驶往家乡的南门湾……

图片 2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金沙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乡愁里的南门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