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寄情之一——STANLEY

2019-10-15 作者:金沙总站   |   浏览(165)

以前有首歌,记得有这么两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年轻而心急的我,常常忘了后面一句,只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领略那些大家都说过的精彩。

大约在千禧年的一个长假里,我决定要去赤柱转转。我是偶然听一位新加坡朋友谈起香港的Stanley,见我一脸茫然,他便一脸诧异地对我说,你去了好几次香港,竟然从来没有去过Stanley?是的,没有。

港岛寄情之一——STANLEY。于是我认认真真地安排了一次一日游。其实,所谓的认认真真,只是带好一本香港街道地方指南的小册子,一顶太阳帽,一个小背包,就上路了。赤柱在香港岛的最南端,从九龙过去,还是要倒两次车的。我坐了地铁,到铜锣湾的汽车总站换了中巴,悠悠地赶往我的目的地。

港岛寄情之一——STANLEY。看到大海,我就高兴。

港岛寄情之一——STANLEY。中巴车上只有一半的乘客,路上安静极了,耳边只听到巴士的引擎声。从车窗望出去,就像是盘山公路了,一边有山,另一边就是海了,而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经过浅水湾,经过一段还算平缓的坡道,远远看见有人在沙滩玩耍。浅水湾是香港的富人区,环境十分幽静。几个乘客陆续下车,到达终点站时,只剩下三五个人了。

下车就有扑面的热气扑拥过来,虽然只是五月初的天气,完全就是盛夏的感觉。一望无边的蓝色大海一下子就出现在眼前,内心顿时也像大海的波浪一样荡漾起来,我明白每个人看到大海都有不同的感受。当时当刻的我,就有淡淡的喜悦和小小激动,但却十分安宁。

我出生在上海,虽说也是个临海城市,可真正看到大海还要有几十上百公里的路程,而且我小的时候,根本没有发达的公交可以直通到大海的边上,所以看到大海依然是我每一次正式旅行的一部分。我喜欢看到太阳照在海面上,远一层近一层不同的颜色,喜欢听到哗哗的海浪声,喜欢赤脚踩在细沙上感受一点炽热的温度和小石子略有尖锐的摩擦,或者走入大海,让海水没过我的脚踝、小腿、膝盖,肌肤感受到大自然的亲泽。

彼时彼刻,我也脱下鞋子,卷起裤腿,赤脚走在沙子上,我没有进入海水中,只让脚底感受细沙的热度。张看四周,才发现游人中不少是金发碧眼的老外。后来知道,赤柱是整个香港最受老外喜欢的地方之一。海滩边有情侣手拉手散步、小孩奔跑玩耍,大一点的玩起了排球和飞碟。有同性伙伴一起的,还有在树荫下看书的和慢悠悠遛狗的,每个人都十分放松、休闲。一阵海风吹来,掀起姑娘的裙角和长发,耳边也传来几句小声的惊呼。而我则感到温热潮湿的海风带着饱含盐分的空气扑到身上脸上,就像热烈的拥抱。大人、小孩、狗都十分舒适,一派祥和。

走着,看着,感到肚子有一点点饿了,一看时间已经过了12点,这才发现小狗和孩子们已不见了踪影,我不禁笑了。虽然意犹未尽,但我有的是时间,先吃饭。穿过街道走不多远,就是著名的赤柱市场了。可能是因为饭点,市场的游客并不多,三三两两的老外边看边问。我走过街角,便是餐馆一条街了,许多老外已经坐在外面喝起了啤酒。我选了有走道的中餐厅,点了简单的云吞面,一个蔬菜和煎蛋以及一杯冻果汁。

餐馆集中的地方。

饭间我向服务生打听了一下周围还有哪些好玩的地方,他告诉我,这里主要就是海滩和集市,再有出名的就是赤柱监狱。我笑了,监狱我可不想去,他也笑了。

离开餐厅我又向海滩走去,下午没走几步就感觉有些困顿。走过沙滩,有一处大礁石,我找了又大又平整的一块,就地坐下。望着大海发呆,身上如同晒日光浴。后来我回忆,每次我在不同的海边,一个人都能傻傻地呆坐很久,而且每次感觉都特别舒服,赤柱也一样。耳边是一声接一声的海浪拍打礁石的哗哗声,很有节奏,不紧不慢。双眼在遮阳帽下眯缝起来,仿佛半梦半醒,自己如同进入冥想状态,没有时间和空间,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有时连当下的我都没有了,那种空的感觉真的很美妙,我很想保持这种状态,但可惜并不长久。当我意识到这点,才觉太阳有些烈,我移步到树荫下,很快就打起了小盹。

我就在这些礁石上看海发呆

睁开眼,哦,该去集市看看了。下午的集市人真不少,但也是洋人居多,有时一个恍惚,好像是在某个国外的临海小镇。眼前全部是花花绿绿的商品,大大小小的背包,手机套子,那时风靡的是诺基亚。还有文具,玩具;也有一些海鲜的干货,很大一部分是服装和其他的小饰品,五颜六色,看得人眼花缭乱。这里的商铺有露天的,也有室内的。室内的人就明显少了,冷气开得很大,多呆几分钟就受不了。赶紧跑到外面回暖,热气一烘,又想去里面凉一凉。我暗笑,人真没有用,冷不得热不得。就这么进出几次,我开始有些晕乎了。到街角喝一杯咖啡坐下来歇歇。东西林林总总那么多,可我还真想不出需要买什么。

市场一角

为了表示纪念到此一游,我决定买一样东西。很快遂了愿,买了一件麻布的条纹大衬衫,想着以后可以在办公室挡空调,最主要的是价格低过一顿午餐,真不敢想,只要20元。我还挺高兴的,心里想,还能淘到什么便宜货呢?这样想着,看看找找,时间便飕飕溜了。

上车前我有点留恋地望望那一片海,想起旅行中留点遗憾最是妙,给下次再来找到正当理由。然而以后的时光里,虽然来香港那么多次,却再没有第二次去赤柱。而那件衬衫,唯一穿过的一次就是那天在赤柱回九龙的路上,冷气十足的巴士里。

热闹的市集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官方网址发布于金沙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港岛寄情之一——STANLEY

关键词: